最新消息:

嘀嗒出行让沈阳出租车掀起东北文艺复兴之潮

财经 adminhujia 602浏览 0评论

01、26岁,我已经跑了三年出租

本想通过参加综艺改变窘境,却止步127强,没成想,一首仅在节目中表演了几十秒的《野狼disco》意外火遍全网,让宝石老舅一时间变得炙手可热,接着便是被排得满满当当的通告、演出和采访。

在后来得采访中,宝石老舅屡次提到了一个词——“东北文艺复兴”。

从电影《钢的琴》,又到去年播放的电视剧《平原上的摩西》《漫长的季节》等,这股“东北文艺复兴”的火从荧幕烧到了短视频,也烧到了每个人的眼前。

而在普通人眼中,文艺复兴不止存在于影视剧与歌曲中,它更是人生观的一角,是对世界的热爱,关乎生活的点滴

近日,一辆来自辽宁沈阳的“东北美学出租车”引来超千万网友围观。视频中,司机师傅身着东北大花袄,车内挂起东北土特产装饰,还主动当起“老师”,为外国乘客来了一场东北话教学。

这位司机,名叫李崇阳,26岁的他已经跑了三年出租车。说起进入行业的缘由,李崇阳笑称是“子承父业”,他的父亲已经开了近20年的出租车,至今还奔波在一线。

2023年12月初,李崇阳注意到嘀嗒出行平台发起的“召唤城市光源,招募网红驾驶员”活动,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没想到还真入选了。

“我就是想借助平台的力量宣传出租车行业,也宣传一下东北文化。”李崇阳告诉「市界」,元旦期间,沈阳来了很多外地游客,自己碰上了便会主动推荐当地的景点和美食。在东北大花袄元素氛围中,乘客往往饶有兴致,对李崇阳的话也多起来。

“前几天拉了一个河北的乘客,他一上车就问我:‘兄弟,你把你家被罩缝车上啦?’”李崇阳自己也被逗乐了,笑过后他向这位乘客解释了“大花袄”的由来,乘客不由赞叹活动有创意,还建议在整个东北地区推广。

李崇阳觉得,自己做出租车司机最大的收获就是,每天可以跟各行各业的人接触、畅谈,感受形形色色的人生。而自己的这份真诚,可以让很多乘客放下戒备,吐露心声。

元旦前,李崇阳的出租车上来了一位阿姨,对方刚一坐稳,他就发现了这位阿姨神色不对。交流后得知,阿姨刚跟儿子吵完架,原因是阿姨喜欢往家里捡废品,儿子多次劝阻无用,便爆发了争吵。

阿姨气鼓鼓地坐上李崇阳的出租车打算“离家出走”,去找自己的姐妹。李崇阳觉得既然阿姨坐上了自己的出租车,就不能看这乘客这么难受。因为和阿姨的儿子是同龄人,站在年轻人的视角,他向阿姨解释了为什么她的儿子要阻止她。听完李崇阳的话,阿姨意识到,将废品堆放在家中确实有卫生隐患,于是决定回家跟儿子和解。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与李崇阳一样的司机师傅也有很多。他们是司机有时候也会充当心理医生的角色,喜欢成为乘客的“情绪垃圾桶。出租车很小,不到10平米,可就是在这有限的空间里,李崇阳们却感受到无穷的力量,这都是这份职业所赋予的。

02、出租车司机困在围城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这样一些顺口溜:一有权、二有钱,三有听诊器,四有方向盘;方向盘上转一转,给个县长都不干。

由于政府部门严格控制市场准入,出租车行业一度成为垄断行业。大概十年前,一张出租车运营许可证甚至可以被炒到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的天价。也正是因为这个职业存在垄断性质,滋生了很多行业乱象:拒载、绕路、宰客、服务差……备受公众诟病。

2010年,易到用车率先成立,成为中国网约车行业鼻祖;两年后,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上线,打破了出租车的垄断时代。

2013年之后,网约车行业进入迅猛发展期,逐步从一线城市渗入下沉市场,虽然期间也曾出现恶性竞争、监管缺位的现象,但随着交通部在2016年7月出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网约车行业逐步走向合规化,市场规模也逐渐扩大,传统的出租车行业遭受了巨大的威胁。

摆在出租车行业面前的,是来自服务与管理的双重的挑战。

传统的扬召方式,乘客路边等车充满不确定性,同时缺乏对司机的反馈、评价渠道。对于司机来说,空驶率高,收入不稳定。对于管理部门而言,高度分散的管理模式难以成体系,导致司机没有内生动力做好服务。

在西安已经开了20多年出租车的李博对此颇有感触, “乘客和出租车司机之间是被服务者与服务者的关系,后者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当前出租汽车行业部分司机的服务意识和服务标准与乘客日渐提高的乘车需求和预期之间确实还存在很大差距。”

「市界」了解到,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中,有的司机挑乘客,路程近的不爱去;有的司机没有服务意识,不主动为乘客提行李箱。久而久之,乘客对出租车失去了信任感。尤其在网约车的数字化管理、用户思维和更灵活透明的价格机制的对比下,出租车体系竞争力落了下风。

正是因为充斥着行业危机,市场里甚至生出了“出租车司机是被时代抛弃的职业”的论调。但李博表示绝对不认同。

李博认为,只要热爱这个行业,认真做好服务,乘客会感受到,自然会带来正面的回应。“去年8月份,我拉了一个来自上海的游客,下着雨我主动给他提箱子,送到大雁塔。第二天,人家还给我打电话,专门让我送他去西安北站。”

“我开了20多年出租,只要道路允许下车,我从来没有让乘客拿过箱子,不论男女老少。”李博骄傲地表示,“我每天可以听到很多次‘谢谢’,你说哪个职业能像出租车司机一样,每天被感谢这么多次?”

李博直言,面对网约车行业的冲击,传统的出租车行业要想打好“保卫战”没有捷径,只能提高服务水平,这样才能赢得乘客的认可。

03、出租车真的没机会了吗?

李博的想法很美好,因热爱而从业,但这只存在于理想之中,整个行业的管理肯定不能依赖个人觉悟。只有直面自身的短板,从数字化基础、用户体验、司机服务、管理效率、价格机制等等方面,从内到外革新,无论是职业还是行业,才能形成体系化竞争力。

而面对网约车的攻势,当前出租车行业要想达到这样的目的,也需要借助互联网的力量。

早在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便提出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指出要推动巡游出租汽车行业转型升级,鼓励新老业态融合发展,嘀嗒出行的想法与之不谋而合。

2019年,嘀嗒出行正式提出了出租车“三化工程”,即数字智能化、网约化、线上线下一体化,旨在实现深耕巡游、服务为先、网约升级、行业增效的四大目标。李博所在西安市,2018年就启动了出租汽车车型升级换代工作。

5年的时间里,越来越多的城市与嘀嗒出行签订了“出租车智慧运营”战略合作协议,截至2023年6月底,这一数字已经达到了79座。

而在嘀嗒出行公司“数字巡游”方案赋能下,很多城市已经建立起了包括智能车机、出租“智慧码”、司机端App、“出租车智慧出行”微信小程序、凤凰云平台等应用在内的数字巡游服务体系。

在该体系作用下,乘客、司机、出租车公司和管理部门都是直接的受益方。最直观的例子是,过去司机载客是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跑,而现在,通过嘀嗒出行司机端App的“热力图”功能,就可以了解订单需求密度。

“现在空时率小多了,每天的收入都提高了3成左右。”李博很高兴看到这份职业的变化。

对于乘客而言,“智慧码”整合了车辆、驾驶员、银行账户、移动支付、计价器、顶灯及交易、服务、评价的数字链接,乘客上车后扫描“智慧码”输入目的地,即可将行驶路线发送到司机端App上,出行体验丝毫不输网约车。

另一方面,评价的机制也相互制约了司机与乘客的行为。“包括车内卫生、司机穿着、行为素质等等,乘客都可以作评价,小程序上还有西安市交通运输管理处投诉电话。评价里有打分制,我们做的好还是不好都能体现,这样就能规范司机的服务。如果说是乘客爽约,同样我们也能投诉。”

基于不断累积的数据,这套服务管理体系可以让服务质量高的驾驶员获得机场免排队、派单优先等权益,激励驾驶员主动提升自身服务水平。以烟台为例,“出租车智慧出行”上线仅半年,烟台市区驾驶员服务满意率已达98%。

站在出租汽车企业和监管部门的角度,前者实现了数字化高效管理,后者监管有抓手,提升城市形象分。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显示,出租车作为中国四轮出行市场中最大的细分市场,按交易总额计算,2019年占有68.6%的市场份额,预计到2025年将降至53.9%。

而出租车行业想要摆脱困境,外部赋能是必不可少的助力作用,但核心还是在于行业要有改革的决心。同时也需要企业、互联网平台和监管部门的共同推动。嘀嗒出行已经开了一个好头,未来出租车行业在智慧城市之下,还会讲出哪些有意思的故事呢?

作者|刘冬雪

编辑|田晏林

来源市界

转载请注明:头条中国网 » 嘀嗒出行让沈阳出租车掀起东北文艺复兴之潮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