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跟上刘志丹去闹红》-姜永明

新闻 adminhujia 155浏览 0评论

——刘志丹胞弟刘景儒坎坷传奇的人生

作者:姜永明

一、兄长闹红我看家

1913年5月15日(古历4月10日),一个男孩呱呱坠地,出生于陕西保安 县金鼎乡楼子沟村的一户耕读之家。爷爷给他起名刘景儒,字子珍,乳名庆生。因此说,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一生拥有无数人钦羡、爱慕的荣耀,也有超过常人的坎坷、艰辛的人生。

他的大哥就是西北红军和西北根据地的缔造者,被毛泽东誉为“群众领袖,民族英雄”的刘志丹,年长他10岁。二哥刘景范,西北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创建者之一,陕甘宁边区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共和国的部级干部,年长他3岁。此外,他还有刘桂芬、刘桂兰、刘桂菊、刘桂叶4个姐姐和刘桂芳一个妹妹(继母刘素清又生两个弟弟、四个妹妹)。

刘志丹

他从记事起就发现,父亲刘培基长年在外奔波谋生,家中大小事情都由爷爷和母亲操持。由于时逢兵荒马乱,饥馑不断的年代,家里又有大小十余口,日子过的也非常艰辛。

当他长到六七岁时就跟着大哥、二哥读书认字,渐渐也读熟《百家姓》《三字经》《四言杂字》《朱子家训》等发蒙教材。记得一次爷爷将他们叫到面前,对大哥志丹说:你也长大了,应该有个打算。大哥问:我能干点啥?爷爷说:“你看见咱们门匾上的那几个字了吗?”“是不是耕读传家?”“对,那就是咱家的传家真言。”爷爷望着孙儿,解释道:“人生在世有两件大事,一是耕地种田,不管什么人都要吃饭,不种地那来的粮食;二是读书,不读书,不认字,不懂天下事,更不要说做官了,有知识,懂道理,做官要做为人民办事的清官,而不是那些吃人肉、喝人血的贪官污吏,所以,我想让’耕读传家’这四个字世代相传。”爷爷的一席家训,震动在场的每个孩子,也影响刘志丹姊妹们的一生。大哥刘志丹在家人的支持下从1919年起先去永宁山,后去榆中,再去广州黄埔去求学,越走离家越远,后来便杳无音信……他跟着二哥刘景范揽羊务农干家务,过早地体会到生命的艰辛,当然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中,他也感受到亲情的温暖,童真的乐趣。

1922年5月,他10岁时,母亲因分娩时难产,出现“血迷”(即大出血)撒手人世,抛下了他们嗷嗷待哺,大大小小的姊妹8人,因为母亲的辞世,让他更多地体会到生活的困顿,也经历了灾荒、饥馑、匪患,爷爷逝去的悲伤。在苦难的岁月中渐渐长高长大。他也熟稔了许多农活,犁地、抓粪、锄草、打场样样都行。

1928年秋,刘志丹渭华暴动失败后秘密潜回家乡,兄弟相逢喜极而泣,互诉着离别之苦,也将家中的诸多变故告诉兄长。刘志丹回家后渐渐向弟妹灌输革命道理,并将他们全部领上革命道路,也使他家成为陕甘重要的红色据点。1929年6月一日,院外拴的大黄狗咬的厉害,他出门一看,见沟对面老梨树下躺着一个人,他跑至身旁问他姓啥,他说姓李,叫李秋阳,是个教书先生。接着又问他这儿有没有个叫刘敬恒的人,他说没有。回家后,他将此事告诉了刘志丹,大哥二话没说,拔腿就往外跑,不一会就将那李先生请回家中,后来,他才得知,李先生就是陕北鼎鼎大名的谢子长。谢子长在他家一住半年多,他时常与谢子长作伴,啦话。

刘景儒在红军骑兵连的照片

不久,大哥刘志丹和谢子长就拉开“三道川起义”的帷幕。刘志丹去庆阳谭世麟部进行兵运活动,谢子长从宜川收编百余人驻扎三道川齐家桥准备相机起事。刘景儒和表哥王兆基、孙向奎在三道川齐家桥寨子上帮他们征收畜税,不久,洛河川的土豪张廷芝害怕刘志丹、谢子长的力量不断壮大,因此,先用金钱美色瓦解刘谢的队伍后又对三道川进行血腥屠杀,刘志丹、谢子长侥幸脱身离开保安。刘景儒也在三道川失败后返回家中,焦急地打听刘志丹,谢子长他们的生死下落。

在刘志丹闹红的日子里,刘景儒和家人也遭到敌人的仇恨报复,一家人时常东躲西藏,整日无法安生,家中永远失去了过去的安稳和平静。此后,刘志丹在陕甘边闹红岁月中,最先取得永宁山改选团总的胜利,又进行太白缴枪,打响陕甘边公开反对国民党的第一枪,组建南梁游击队创建照金革命根据地,召开陕甘党史上的遵义会议“包家寨会议”,历尽七十多次的起义失败,最后胜利开辟南梁根据地,建立红二十六军和陕甘边革命根据地。二哥刘景范也将家务托付于他,1928秋开始投身革命,1930年人党,毅然离家追随大哥参加南梁游击队,进行了陕甘根据地的浴血斗争。他一人带着家中十余口男女老幼艰辛地熬时度日,同时还要躲避国民党军队、反动民团的骚扰、侵害。

二、习仲勋接他家上南梁

1934年刘志丹和他的战友浴血奋战终于在南梁建立陕甘地红色政权,国民党非常仇恨,调大军进行残酷“围剿”,刘志丹采取迂回战术与敌人进行周旋,同时,派人去楼子沟送信,让刘景儒招呼家人进山躲避。他们接到刘志丹的口信后连夜动身,向楼子沟东高楼湾行进,投奔本家族人,由于他们人多家大,在族人家住了几日就不好意思再住,加之他的妻子临盆后,高烧不退,昏迷不醒,他又不能让妻子死在别人家中,只好再回楼子沟。回家没几日,妻子病逝,所生女孩只好让岳母带走,后8岁时死于战乱。这时敌人到处张贴告示凡捉住刘志丹父亲和其兄弟一人者,赏银子500两,敌人四处搜捕刘家人,他与父亲只好带着家人再次踏上逃难之路,历尽艰难。

1934年4月,甘肃军阀谭世麟派儿子谭杰侯,敌军团长仇良民率兵进入保安县,在金汤镇王四麻子和赵石洼王八带领下,在冯家洼抓了刘志丹的六舅刘占魁,在小庄科抓了刘志丹的堂叔刘月祯,然后冲进楼子沟。抢走刘家羊子一百多只,又将刘家财物洗劫一空,并放火焚烧了刘家房屋、窑洞、马棚、羊圈。最后还丧尽天良,专程去吕渠沟挖了刘家祖坟,挫骨扬灰,拉屎拉尿……同时,另一股敌军在李鸿轩带领下,在任家沟抓住刘志丹的大舅王永庆,在芋子湾抓住刘志丹的表兄王兆吉及儿子王悦贤,夜晚哨兵怜其子年幼,私自将王悦贤放走。第二日,王永庆、王兆吉、刘占魁、刘月祯等7人在金汤杀害,稍后刘志丹的二姐夫宗友仁也被杀害。

1935年,敌人在永宁山将年仅17岁的刘志丹族弟刘景祥用铡刀活活铡死,不久又杀害了另一位堂弟刘景光。

在一片白色恐怖中,刘志丹的家人刘景儒他们在乡亲的掩护下,在深山躲藏了大半年。刘景儒领着父亲曾流浪三边直至内蒙草地。直到后来陕甘边苏维埃政府主席习仲勋获悉刘志丹家中遭受的劫难后,立即派人去敌军占领区寻找刘志丹家人,于1934年7月终于找到刘景儒他们,并巧妙地避开敌人的严厉盘查、搜捕,安全地将他们送进陕甘根据地。

南梁会议结束后,刘志丹准备动身赴各处巡视工作,摸清情况,全面筹划根据地的各项工作。这时,习仲勋笑哈哈地跑过来说:“老刘,先别忙着走,快回家看看吧!”刘志丹不解地说:“不回去了,家早被仇良民和谭世麟抄了,还有什么看的!”习仲勋说:“刘家伯父和刘嫂都到了南梁,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就等你去见面。”

刘志丹闻讯后立即去高庄湾与父亲、弟妹、妻子、女儿相见,一家人劫后重逢,悲喜交集。刘志丹还将女儿贞娃抱在怀中亲了又亲……。刘志丹的父亲刘培基一再当面向习仲勋道谢,感谢习仲勋救了他们全家。

刘景儒、刘景范和刘桂芳兄妹

三、周恩来瓦窑堡劝慰他

他早在1934年3月受兄长刘志丹、刘景范影响参加了保安游击队,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不久在保安北岭的吴堡川遇险,幸亏一位村民报信才避过敌人,被敌人追得跑了几道梁,恰遇天黑,敌人收兵驻扎,他才脱身累得吐了一口血,始保全性命。7月将刘志丹父亲、继母、妻女、子女一行十余人带入陕甘南梁与刘志丹相逢。8月,他随保安游击队攻打旦八寨,未克,死伤惨重,游击队只得放弃计划。

1935年2月,国民党三十五师由宁夏出发,兵分两路向陕甘边根据地进行围剿。这时,南梁政府主席习仲勋下令调他回南梁组织政府领导人的家属转移。

习仲勋告诉他,边区政府向东转移,大约到甘泉的桥镇一带,我们可以在那儿汇合。他受命组织边区政府家属约七、八十人的转移队伍,扶老携幼,婆姨娃娃一大群踏上了迁移之路。第一天从南梁出发,翻山过沟,天黑行至豹子川的双塔沟掌,他找见一孔废窑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准备翻山东行时,有人发现对面山岭上好像有敌人骑兵在来回搜寻,他急忙命令队伍就地休息,不得乱跑,等待敌人撤退。一连数日,敌人盘桓不退。入夜,他组织召开掩护干部会。会上,他说看情形敌人一时半会没有离去的意思。明天必须做好两件事,一是吃过早饭后,带小孩的妇女自行找地方隐蔽,这样做目标小,一家出事,不会连累大家;二是将携带的粮食就地掩藏,吃一顿取一顿,不能让敌人发现。第二天,大家按他的命令行动,鸡叫后吃过饭匿居梢山,天黑再悄悄潜回。谁知几天后出事了。他们藏匿的粮食被梢林中的一群野猪吃光,大家闻讯后,又哭又闹,乱成一团。他一面怪自己虑事不周,一面安慰大家明天另想他方。第二天,他派一小伙侦察完敌情后,他带大伙直奔大东沟,夜宿油房头川。天亮后准备下前川,路遇一个收木耳的人,闻知敌人骑兵把边区医院踏了,杀掉两个伤员,据说一个还是红军团长。这样一来,他当即改变路线,带大伙翻过八卦寺山,到东梁沟找了几孔破窑栖身。但缺粮的问题却依然威胁着大伙,大家不愿等死就纷纷想办法,摘树花,挖野菜,采木耳,抖粮袋来充饥。不久因营养不良,出现夜盲眼,有人晚上看不见路,他赶紧决定迅速去找红军。他带人过瓦子川,到黄家坪,从村民那里获得一些粮食,当村民得知他是刘志丹弟弟后,特地送到一处秘密山寨,他终于又见到习仲勋。习仲勋忙问志丹父母及家人情况,他将一路情况和已断粮食数日的困境告知习仲勋,习仲勋当即说:明天一大早,就派人把你们送到洛河川苍沟马海旺大爷家里,他是刘志丹的把兄弟,为人可靠,你们可以安心地住在那里。

刘志丹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照

第二天,他带人将家属队伍在苍沟安排好后,又匆匆返回边区政府,担任桥镇区助理员,还参加了攻克永宁山的战斗。见到了徐海东和他的队伍。不久发生了震惊西北的肃反事件,他的大哥刘志丹、二哥刘景范都先后身陷囹圄,差点丧命。他闻讯后,赶紧带家人又一次匿居深山老林中,直到中央红军抵达陕北,从狱中将他大哥、二哥放出并恢复职务后,他与家人才又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1936年,刘志丹率红二十八军渡黄河进行东征,作战英勇,连下数城,迅速进逼三交镇,4月14日攻克三交的战斗中,不幸中弹殒命。

刘景儒几十年都无法忘记。1936年4月22日,甘泉县桥镇区忙着为前方军队搬运军需物资,突然由驻甘泉下寺湾的边区政府马锡五转来中央军委的急电,电文为:刘志丹同志在山西三交镇的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要刘景儒立即动身去瓦窑堡参加为烈士举行的追悼会。这一惊人噩耗,犹如晴天霹雷,使他顿时感到浑身瘫软,不寒而栗,不由得痛哭失声。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传啊,然而中央军委的电报,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和他一起工作的同志闻讯赶来,都悲痛万分,含泪为他送行。于是,他简单地安顿了一下家人,并暂时向他们隐瞒真情,就告别大家匆匆上路。一路上,他悲痛交加,心急如焚,日夜兼程,匆忙赶路,仅仅三日便到了瓦窑堡。中央军委张云逸参谋长接待了刘景儒,给他谈了志丹牺牲经过和临时安葬的情况。因当时东北军奉蒋介石命令进犯陕甘边区,形势比较紧张,不容延缓时日,所以在 24日已经开了追悼大会。会上由陕北省委书记郭洪涛介绍了烈士生平事迹;周恩来、秦邦宪等同志分别代表中共中央和西北军委、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致了悼词。会后,烈士遗体已在城外三里处水沟坪山脚下秘密安葬。谈完情况,张云逸问他有什么意见,刘景儒说:“组织上考虑的十分周到,我愿一切服从领导的决定”。天晚上,周来主席又亲自接见了刘景儒。他首先关切地询问了刘志丹全家的情况,接着便沉痛地说:“志丹是个好同志,是我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学习的好榜样,他是为党、为国、为广大劳动人民而光荣牺牲勇,连下数城,迅速进逼三交镇,4月14日克三交的战斗中,不幸中弹殒命。

刘景儒几十年都无法忘记。1936年4月22日,甘泉县桥镇区忙着为前方军队搬运军需物资,突然由驻甘泉下寺湾的边区政府马锡五转来中央军委的急电,电文为:刘志丹同志在山西三交镇的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要刘景儒立即动身去瓦窑堡参加为烈士举行的追悼会。这一惊人噩耗,犹如晴天霹雷,使他顿时感到浑身瘫软,不寒而栗,不由得痛哭失声。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传啊,然而中央军委的电报,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怎么可能是假的呢?和他一起工作的同志闻讯赶来,都悲痛万分,含泪为他送行。于是,他简单地安顿了一下家人,并暂时向他们隐瞒真情,就告别大家匆匆上路。一路上,他悲痛交加,心急如焚,日夜兼程,匆忙赶路,仅仅三日便到了瓦窑堡。中央军委张云逸参谋长接待了刘景儒,给他谈了志丹牺牲经过和临时安葬的情况。因当时东北军奉蒋介石命令进犯陕甘边区,形势比较紧张,不容延缓时日,所以在 24日已经开了追悼大会。会上由陕北省委书记郭洪涛介绍了烈士生平事迹;周恩来、秦邦宪等同志分别代表中共中央和西北军委、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致了悼词。会后,烈士遗体已在城外三里处水沟坪山脚下秘密安葬。谈完情况,张云逸问他有什么意见,刘景儒说:“组织上考虑的十分周到,我愿一切服从领导的决定”。天晚上,周来主席又亲自接见了刘景儒。他首先关切地询问了刘志丹全家的情况,接着便沉痛地说:“志丹是个好同志,是我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学习的好榜样,他是为党、为国、为广大劳动人民而光荣牺牲的。希望你们所有亲属化悲痛为力量,继承烈士遗志,努力为完成志丹同志生前未竟的光荣革命事业而继续奋斗。”最后周副主席还亲切地对刘景儒说,如有什么困难,可以给组织上讲,组织上一定会尽力帮助解决。周副主席的一席话,情深意切,诚挚感人,深深打动了他。从此,刘景儒决心以长兄为榜样,为革命多做工作,贡献自己的一切。三天后,他即告别了瓦窑堡,赶回甘泉县桥镇区。

4月26日,《红色中华》第二版以《壮烈的追悼会》为题进行报道:刘志丹同志的遗体于23日运到瓦瑶(窑)堡市,驻瓦瑶(窑)堡市的各机关团体、红军部队于24日在南门戏台举列(行)壮烈的追悼大会,到会者有二、三千人。在广大的人群心里沸腾着刘志丹复仇的决心。首由后方政治部袁国平主任宣布开会默念志哀,继由郭洪涛同志报告刘志丹史略后,由军委会副主席周恩来同志、中央政府办事处主席博古同志致词,致词完毕后,即举行送葬刘志丹同志的遗体,埋葬于瓦瑶(窑)堡南门城外二、三里处。刘志丹同志的牺牲是伟大的,是为中(华)民族解放,为抗日战争而牺牲的,我们对刘志丹同志的死,表示无限哀悼和敬意,我们只有踏着他的血迹前进!打倒卖国贼,驱逐日本出中国,才能完成他的遗志啊!

1936年5月,中共中央为了永远纪念人民英雄刘志丹,根据边区党委的提议,决定将刘志丹的故乡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成为中共中央第一个以人名命名的县。

左一刘景儒,中五刘桂芳、右一刘景范、后排左一刘力贞,右一李建彤、小孩王茁(刘力贞儿子)

他是返回桥镇后,才看到了《红色中华》上关于他大哥安葬的追悼会情况。后来,他与嫂子同桂荣重逢,从另一个侧面得知大哥去世的一些情况。同桂荣说,刘志丹去逝时,她在瓦窑堡医院卧病在床是周恩来和邓颖超二人到医院看望她时亲口告诉了这一不幸的消息,刘志丹下葬时,她坚决要求参加,经周恩来同意,派人用担架抬着她参加了整个葬礼。她带着女儿到水沟坪后,准备下葬时,她要求开棺再见一面刘志丹,但周恩来亲自搀扶她,劝慰她,并没有满足她的要求。6月初,毛泽东东征返回瓦窑堡后,与贺子珍一块专门请她和女儿吃了一顿饭,劝慰她节哀,保重身体。毛泽东对刘志丹评价甚高,并对刘志丹的牺牲表示深深惋惜。

1939年4月5日清明,刘景儒携家人于刘志丹逝世三周年赴瓦窑堡祭奠长兄。上坟时,他目睹了刘志丹坟地一片荒芜,土塌窟陷,倍感伤情,祭坟归来后,他与刘志丹的亲戚、战友奔走呼号,要求将刘志丹灵柩迁回志丹家乡安葬。

10月21日,志丹县政府县长赵耀先顺乎民意率先向边区政府上书,提出迁灵动议。这份珍贵文献中写道:据志丹县群众刘景儒声称:我前去安定望瑶堡(瓦窑堡)拜谒家兄陵墓,不料今年风雨过大,坟墓竟被雨水冲开,无人照管,使人目睹心伤,但是欲回迎葬,限于经济,现在请求政府给以帮助等情。10月30日,政府指令抗争第二九二号予以批复,同意迁灵。

1940年,党中央指示西北局和边区政府在志丹县修建志丹陵园。为此专门成立陵园筹建委员会,刘景儒也被推荐为委员会成员之一。同时还当选志丹县参议会参议员。

1943年春,志丹陵园竣工后,边区政府通知他去瓦窑保护运刘志丹灵柩。他赴延安后,边区政府主席林柏渠亲自接见了他,与他进行亲切谈话,并决定由边区政府的马豫章等人与他同去瓦窑堡,并派一个骑兵排作为护灵队伍。4月15日动身,17日抵达瓦窑堡,18日上午从水沟坪山麓挖出志丹灵板。19日10时在瓦窑堡举行公祭大会,开始向志丹县进发,夜宿蟠龙镇。22 时抵延安桥儿沟,朱德、任弼时、林伯渠、邓发、罗迈、高岗等数十位中央党政军领导人迎接灵柩亲自执绋。23日下午1时,延安专署广场举行万人公祭大会,由高岗主持。朱德、任弼时、博古、林伯渠等人讲话,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均送了挽联,26日抵达志丹。5月2日,志丹县举行隆重的公葬仪式,由高岗、林柏渠亲自执绋,万人参加。刘景儒身为死者亲属亲自参加了这次规模浩大的迎灵安葬活动。许多年后,曾亲撰《回忆护送志丹灵柩》一文,详尽记述了这场活动始未,资料十分珍贵。

四、李先念、胡耀邦为他平反昭雪

1936年6月,他将家人送回老家楼子沟,并返回保安游击队,曾任中队长。7月被调到刘约三的蒙汉骑兵团,任新兵连长,参与了歼灭宁夏盐池三段地大土匪段宝山团匪的战斗,并获大胜。不久因身体原因复员到志丹县抗敌后援会工作。半年后,调任县工商联主任。1938年经人介绍与安定人志丹县妇联主任张清文结为连理。

1942年,他目睹志丹县在整风运动中的极左行为。例如全县106工商户,发现有95有问题高达90%,而且县委书记王耀华等在整风中大用车轮战,罚站,身体惩罚,随意捏造罪名,还将新分来的一名女大学生,拉到厕所,头按进粪坑,老半天不放出来,逼她交代罪行。他对许多行为提出不同看法,招致县委领导的反感。后来中央发文纠编方才结束。

1946年胡宗南欲进攻延安,刘景儒受命去西川组建游击队,并将刘志丹遗骨秘密转移,为确保安全,他将遗骨悄悄安放在一位族人村中。7月边区政府习仲勋又让他带着边区政府的家属一百余人(号称六大队)向东转移,转移途中历经艰险,时常被敌人追得落荒而逃,不得安生和休息,直到横山青阳岔。后在子州县马蹄沟才由边区政府将这些家属接走,他才算完成任务。后来,随边区机关渡过黄河,行至山西。他在山西,向习仲勋、贺龙汇报了志丹陵园遭劫情况,亲眼目睹了山西土改的过火行为。后返回黄河西横山,期间曾潜回志丹县西川运粮,打探消息一次。中途病倒于安塞坪桥,被乡亲们用担架抬着一村接一村的送到横山付家坪。病愈后,参加榆横指挥部后勤工作。

1952年他才迟迟地返回志丹县,成为县工商科干部月薪43元。1954县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三大改造工作组组长。1964 年参了宜君社教团,同行者约百余人,在宜君大石畔公社血头大队进行社教,任小组长。不久,县社教团抽他与27名干部带2500多份调查材料河南省十地区进行外调。

由于他二嫂李建彤创作了一部历史长篇小说《刘志丹》,在康生等人的挑拨下,被毛泽东在1962年9月24日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定为“利用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从此,刘家再罹危难。先是他二哥刘景范被列人“习、贾、刘”反党集团成员之一,接着二嫂李建彤也遭到隔离审查,给李建彤提供资料的所有老干部,老红军,老革命,甚至普通带过路、招待过李建彤的村民都遭到牵连和迫害,受株连者达万余人。那么,身为刘志丹的胞弟刘景儒自然难逃厄运。

文革开始使这种厄运进一步升级。北京大街红卫兵贴出了“揪出叛徒刘志丹”的大纸报,刘景范又被定为三反分子押入秦城监狱,志丹县也查封了刘志丹陵园,并打算改换志丹县名,刘景儒自然成为三反分子伸向志丹县的黑爪牙,进行残酷的斗争批判,小会整,大会批,并给他强加上“火烧面粉厂”的主谋罪名,使他的案子不断升级,成为省、地区到县一级的大案,予以立案严处。1968年12月,被造反派关押审查,欲致于死地。一年后,由县军管组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入狱。笔者至今都清楚地记得那次审判会的情景,那是在志丹县旧戏台(今天饿人巷)召开的,笔者身为小学生与全校学生在场受教育。审判会先将他与一干人犯押上戏台,由县军管组领导宣读了他的反革命罪行,然后由中队一名姓党的外地军人将他用拇指粗的细手绳五花大绑。那位军人非常残忍将他捆住后,又用自己的膝盖从背后用力猛垫,然后将他提在空中,再用力摔至地上,他面部正面触地,当场被硬地磕掉4颗门牙,血流满面,鼻口血液喷涌。刘景儒被捆成了一个粽子昏死过去,在场的孩子一阵惊恐、胆颤,人人都不忍目睹,直至笔者与全校师生离开现场,刘景儒也没有苏醒过来。这是笔者一生所仅见的血腥场面,至今想来都觉胆战心惊。

他入狱后,她的妻子一位1936 年入党,14 岁就投身革命,有四十多年党龄的老红军战士,在市镇公社机关里也遭到非人的折磨。十冬腊月,对她不分大小会进行连续批斗,让她交待反党罪行,还白天黑夜进行车轮战。她拒绝交待后,被造反派关在一间空屋子里,并将凉水灌至脚脖,让她整晚都站在寒冷瘆人的冰水中,直冻至昏倒在地,关押整整两月才将奄奄一息的她放出。不久,她强拖着病体又去一家砖厂背砖,一次八九块,为了养活孩子,顽强而屈辱地苟活着……

1972年,刘景儒在狱中渡过三个半冬春后,终于拖着骨瘦如柴、须发全白的残躯走出监狱。但他的问题并没有完结,他仍遭受着各种各样的政治迫害,连分配工作全县各单位都没人敢要。直到文革结束后,在中央领导人叶剑英,邓小平,胡耀邦的关怀下,经过中央组织部和宣传部的联合调查,证明“反党小说《刘志丹》案”纯属康生、阎红彦等人制造的冤案,所谓“习、贾、刘反党集团”和“彭、高、习”反党集团也是康生等人捏造出来的,胡耀邦在调查报告上批了“当代最大文字狱”几个字。中共中央1979年和1980年专门发文件给小说《刘志丹》和“习、贾、刘反党集团”平反,推翻了一切诬蔑不实之词,使受迫害的人员陆续恢复自由,对被迫害致死者全部予以昭雪。到此,这场长达十七年之久的当代最大的文字狱才算结束。

那场劫难的受害者之一刘景儒的平反过程还颇具传奇色彩。1977年6月,国院总理李先念的夫人林佳楣到延安视察工作,刘景儒辗转找到她后,亲手将自己的申诉材料递到她的手中。林佳楣将他的材料看了一遍后,告诉他,你放心,你的材料我一定交到李副主席手中。后来,她真的将材料送至李先念的案头,李看后又郑重地交给组织部长胡耀邦。胡耀邦亲自审阅后并认真进行批示,责令陕西省委直接进行调查处理。1978年6月,中共志丹县委在全县群众大会上给刘景儒及受他株连的11人(其中2人已死亡)进行平反昭雪。

1979年他调至延安,曾任市政协驻会专职常委、文史委主任。1988 年离休。1995年1月因疾而终,享年82岁。

(作者系青年作家,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根据地史研究会会员。编审,志丹县原县志办副主任。)

推荐按语:姜永明同志的这篇文章,撰写于2012年10月延安雅荷,写的是我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位对党和人民忠心耿耿的革命老人,刘志丹、刘景范的胞弟,他那命运多舛、带有坎坷传奇色彩的人生,使我们深感战争年代的艰难困苦和红色江山的来之不易。敬爱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28年了,今年是他110周年诞辰,特推荐此文予以纪念,同时教育我们的下一代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祖国繁荣昌盛、人民生活幸福而努力奋斗!

推荐者        刘振彪

2023.    5.    28  日

转载请注明:头条中国网 » 《跟上刘志丹去闹红》-姜永明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