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开启新一年美好生活的“阳康”们,关注健康从“头”开始

新闻 adminhujia 138浏览 0评论

“头痛”是继易疲劳之后,第二高发的长新冠后遗症。今天是春节假期后新的一周,大家重新收拾好心情,开启美好而充实的一年。但忙碌之余,别忘了关注自己的身体,劳逸结合,谨防“长新冠”症状卷土重来甚至愈演愈烈。

随着新一年忙碌的工作和生活拉开序幕,“阳康”打工人们也陆续迎来新年的开工吉日。截止目前,我国新冠感染第一轮高峰基本度过,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们在感染新冠病毒后会出现慢性神经系统疾病症状,最长可达一年以上,且女性比男性高发“长新冠”症状。有7项涉及4个国家的研究专门调查了与新冠病毒感染有关的头痛患者的症状学特征。其中,2项来自西班牙的研究分别调查了130例和580例感染新冠的患者,结果显示75%的患者最终出现头痛,其中24.2%患者具有偏头痛典型特征。另一项来自巴西的研究则报道了64.4%的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最终出现头痛。更值得关注的是,若长期偏头痛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偏头痛的发作频率极大可能会提升、疼痛程度也会更加剧烈,甚至还有可能转为慢性偏头痛。在感染后的一两个月内,偏头痛的发作可多达每周5次以上。若不尽早治疗干预,偏头痛除疾病本身可造成损害外,还可能导致脑白质病变、认知功能下降、后循环无症状性脑梗死等。

新发感染或“阳康”后头痛的发病机制或与偏头痛有高度重叠

大多数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头痛表现的显著特征是:新发、中重度、双侧头痛、伴颞顶部、前额或眶周的搏动或压迫性,这与偏头痛的临床特征有高度重叠性。可能的致病机制如下:

1、新冠病毒直接侵犯鼻腔三叉神经末梢;

2、ACE2高表达的内皮细胞参与的血管病发病机制可能在三叉血管激活导致头痛中发挥作用;

3、在新冠病毒感染过程中,促炎介质和细胞因子的释放可能触发血管周围三叉神经末梢。

无独有偶,最新的2022年中国偏头痛诊治指南也提出,目前最公认的偏头痛发病机制为:皮层扩散性抑制参与偏头痛的先兆发生并可能进一步激活三叉神经血管系统,从而将痛觉信号传递至脑干、丘脑和大脑皮层等高级中枢,并促进多种促炎介质和细胞活性因子的释放,共同参与偏头痛发作。

由此可以说明,新冠引起的头痛无论在发病机制还是临床特征上都与偏头痛有着极高相似之处。

 

舒马普坦从根本抑制神经源性炎症 30分钟内快速缓解症状 减少复发

舒马普坦是治疗偏头痛急性发作的首款特异性药物,靶向溯源,经临床实践表明,对于由于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具有典型偏头痛特征的头痛患者,快速缓解,切实有效。

1、2022版中国偏头痛诊治指南明确推荐,舒马普坦作用迅速、头痛复发率较低,在头痛期 的任何时间应用均有效,越早应用效果越好。

2、舒马普坦是高亲和力和高选择性的5-HT1B/1D受体激动剂,收缩血管,快速减轻硬脑膜神经源性炎症。

3、30min之内快速起效,头痛缓解率接近80%,显著高于NSAIDs(布洛芬)等非特异性药物,且不会产生NSAIDs引起的胃肠道不良反应。

4、安全应用超过30年,长期使用不产生耐药性,不良反应轻微可耐受。

与此同时,2022丛集性头痛诊疗指南也明确推荐舒马普坦作为急性期首选治疗方案。

除了药物治疗之外,保持健康的饮食习惯(如少吃腌制食品、奶酪等高热量食物),拥有轻松愉快的心理状态和高质量的睡眠,也是让您远离“长新冠”头痛等后遗症的不二法宝。崭新的一年已经开始,大家更需要时刻关注身体的状态,避免劳累和过度娱乐,合理安排生活,轻松快乐每一天!

舒马普坦购买信息:

舒马普坦目前已在广东、江西、上海、吉林、陕西、渝贵、江苏、山东等21省主要三级医院和周边药房销售,预计2月可在复星健康互联网医院处方购买。

参考文献:

1.Kuan-Po Peng. Association between COVID-19 and headache: What evidence and history tell us. Cephalalgia. 2020;40(13):1403-1405.

2.Bolay H, Gül A, Baykan B. COVID-19 is a Real Headache! Headache. 2020;60(7):1415-1421.

3.Caronna E, Ballve A, Llaurado A, etal. Headache: A striking prodromal and persistent symptom, predictive of COVID-19 clinical evolution. Cephalalgia. 2020; 40(13):1410-1421.

4.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82192738333540898/?log_from=a0539b03008c5_1673622113448.

5. J Headache Pain. 2016 Dec;17(1):113.

6. .Tfelt-Hansen P, De Vries P, Saxena PR. Triptans in migraine: a comparative review of pharmacology, pharmacokinetics and efficacy. Drugs. 2000;60(6):1259-1287. doi:10.2165/00003495-200060060-00003

7.王飞,高丽,王永刚等.5-羟色胺参与偏头痛的作用机制概述及展望.广东药科大学学报[J],2018,34(2):258-261.

8. Benemei S, Cortese F, Labastida-Ramírez A, et al. Triptans and CGRP blockade – impact on the cranial vasculature. J Headache Pain. 2017;18(1):103. Published 2017 Oct 10. doi:10.1186/s10194-017-0811-5

9.付彦利,罗庆胜. 丹舒软胶囊联合舒马普坦治疗偏头痛的临床研究[J].现代药物与临床.2020,35(8):1629-1632.

10.王利军,宋晓杰等.天丹舒软胶囊联合舒马普坦治疗偏头痛的临床研究[J].现代药物与临床.2020,35(1):70-73.

转载请注明:头条中国网 » 开启新一年美好生活的“阳康”们,关注健康从“头”开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